中国网海丝泉州Logo
|
中国网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区县专栏:
共建单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业
千年惠邑正摆好雕艺全席 欢迎新时代的马可·波罗们纷至沓来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1-22 17:43 来源:中国网-海丝泉州频道

中国网泉州讯(记者 林雨松)惠安石雕,这是一个瑰宝之名:北京人民大会堂的柱座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栏杆、南京中山陵的华表、青藏川藏公路纪念碑...是石雕大师的浪游与创造,也是惠安对整个海上丝绸之路和中华文明的艺术贡献。11月9日,第5届中国(惠安)国际雕刻艺术品博览会在惠安开幕,当置身于本场盛会当中进行采访,探索惠安雕艺的历史文化和产业脉络,记者想起了国学大师辜鸿铭(惠安籍)先生的几句话:

一、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中国人既有成年人的智慧,又能够过着孩子般的生活 — 一种心灵的生活。


在辜鸿铭的家乡 — 中国惠安,因土地贫瘠不利农作,所幸石资源丰厚,使惠安人民形成了独有的谋生方式:石业和雕艺,这是雕艺文化纽带形成的基础。同时,惠安雕艺在漫长岁月的文旅途中,形成了集海洋、时空、和地域为一体的包容且隐现的文化特质。

不同西方石雕那样带着强烈的文艺复兴使命,惠安石雕是以一种韬晦的心灵在显现着对惠安文化特质的执着继承、以商贸的形式领衔惠安文化走海出航 — 1087年(北宋元祐年间),泉州设立市舶司,跻身宋元时期世界港口巅峰之列。1417年(明永乐年间),郑和准备第五次从泉州出发,他招募水手,筹备朝贡的产品:石雕、茶叶与瓷器。在这海上驼铃频繁往来的数百年间,环视朝鲜半岛、东南亚和台湾的浩瀚海域,唯有泉州具备着成为文明交往平台的两个条件:有一个对所有商贸船队都友善的开放港口、有一种让“万国商”放下戒备的文化宽容精神。

于是,泉州成了各大文明与国度之间通商往来的巨大平台。惠安,成了热闹非凡的海丝文化大港。由此开始,惠安石雕崭露头角,同时吸纳本土文化和海丝文化,与西方雕塑产生交流,但保持了浓烈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质,并遂成南派雕刻体系,撑起了惠安文化的大门面。


现今,惠安石雕、雕艺早已遍及中国大地。它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沃土,紧跟“一带一路”的时代步伐,集设计生产、文创旅游、建筑装饰于一身,形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产业规模最大、艺术水平最高、品种最齐全、加工能力最强的产业圈。拥有雕艺企业达843家、从业人数10.8万人。产值达到336亿元,产品远销韩国、日本、东南亚、印度、欧洲、北美、南美及港、澳、台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良性的长足发展势头。

惠安石雕的出口,让人们了解雕艺,也让雕艺走进寻常生活。它或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或有对故土亲人的热忱,或有对自然险景的从容勾勒,温柔却锋利,婉述着中国千年历史中某些虽然疼痛却无言的集体心灵史,使不同时代的文明和社会变迁具有了永恒的艺术感,精妙、深刻而完整。

  “走出去的惠安石雕往往会成为当地城市文化的象征,滋养人的精神”。 — 中国石雕艺术大师、惠安丰盈园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艺术总监吴德强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说到。

“雕艺是一种心灵的交流,我参观俄罗斯的新圣女公墓时,面对着普希金、果戈理、契诃夫等人的塑像,仿佛能和这些逝去的文化名人进行交流。”— 在本届雕博会的雕刻艺术主旨演讲中,原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理事长,秘书长王山先生于演讲上的发言。


由此可见,将惠安雕艺视为中国文明的心灵艺术并非偶尔,它对于一个民族的审美启蒙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在中国南派雕刻被中华文明大潮裏卷奔流的历史长河中,惠安石雕艺术找到了它自己的特质 — 心灵与交流。

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此外还有“灵敏”。

自2000年迄今,惠安共举办了5届中国国际雕刻艺术品博览会,采取“展与销、展与会、展与赛”相结合的精准商贸对接模式,让一场场位于这个昔日海丝起点的雕博会、交易会和作品展不断地开幕又闭幕,闭幕又开幕。来自全世界的石雕艺术、石雕产业商贸在这里发生着大规模的汇集、交流与融合。

热闹的人潮背后,惠安石雕产业的沉默期已经悄然结束。在这一点上,不难觉察出惠安石雕的“灵敏”。

惠安正在灵敏的把石雕的深沉、博大和纯朴全数装进一场又一场的“嘉年华”中,以海丝文化独属的热情欢迎着每一位从海上、从陆上远道而来的宾客在这里畅谈艺术与贸易,让远赴千里的千位嘉宾、参展商、采购商油然而生对惠安石雕艺术的瞻仰之欲;让石雕这一国家级非遗传承保护项目良性发展,使“世界石雕之都”的雕刻创意交流平台效应实至名归。

此前的惠安石雕产业多数以加工制造、代加工为主,而石雕创意、研发、设计人才呈现短缺势态,因而惠安石雕行业面临着难以创造较高设计创作盈利的窘境。就此问题,记者在雕博会上走访了20余位厂家和雕艺大师,向他们请教惠安石雕产业转型的源动力和方向。在众多石雕人的口中,听到最多的声音和和思考就是:提升石雕产业的附加值、培养雕艺人才是重中之重。

惠安的灵敏还在于:把雕艺人才作为头等要素、培育惠安石雕的“大师时代”:针对石雕产业的人才、大师培养孕育的,惠安县人民政府下了很大功夫,除了以上述的多场大型石雕赛事激发惠安年轻石雕从业者的技艺传承与创新的动力,还举办了各项研讨会,促进企业、雕艺往艺术化、高端化道路发展。优化创业环境、政策,引进国内外一流雕塑、雕刻名家大师;依托职校开设雕刻工艺专业,举办雕艺人才高级研修班,着力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具备创新创业素质和能力的雕艺人才队伍,为广大雕刻艺术工作者打造一个切磋技艺、展示风采、创作逐梦的巨大平台,成为一览惠安文明和南派石雕艺术、石雕产业发展水平的绝佳窗口。

三、当世界了解到真正的中国 — 有着与所有民族都截然不同却毫不逊色的文明时,我们将会得到尊重。

在惠安石雕文化在向海外传播的过程中,作为艺术商品,融入了与惠安有关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深层记忆,这种传播不仅是传向与它素昧平生的西方人,更是传向了惠安的在外华人华侨。在某种程度上,石雕文化是惠安人海外移民历史的纪念碑。

地理大发现时期来临前的200多年,西方人肯定会觉得:马可波罗等旅行家带来的雕艺和的口中的东方文明,实在是太诱人了。而在7个世纪过去后,惠安站在“一带一路”这个中国提出的伟大构架之上,如何让新时代的惠安石雕走向世界,这是个大题目。

在当今的世界石雕产业中,惠安有独天得厚的优势:招牌响亮,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唯一认可的“世界石雕之都”;贤才毕至,在惠安县政府的倾力支持下,人才、技艺得到了持续生存发展;基础优厚,石雕产业的产值已居全国之最。记者了解到,本届雕博会在近6万平方米面积的展区中有高达712个展位及多个公益展览区,展品涵盖石雕、赏石、木雕、玉雕和其他雕刻工艺品,以及雕刻、环保机械设备、原辅材料等。共有来自国内12个省及地区和越南、斯里兰卡、赞比亚、尼泊尔、也门、孟加拉、印度等10个国家多达200多家企业参展。不难发现,惠安是将雕博会作为一个窗口和引擎,以此加深加快“世界石雕之都”建设,全面提升“惠安雕艺”品牌的知名度和国际化水平。

而如何借力雕博会走出国门,也成为了对惠安石雕产业和技艺人的一项重大年度命题。在参展的惠安石雕厂商中走访时记者解到,绝大多数厂商都会提前一个季度甚至更久,为参加雕博做足准备:参展产品的选择、展位的选择、商务和客服人员的培训、以及为即将接到的订单和商贸洽谈做准备。而随即,惠安及各地的参展商和雕刻大师们都自然而然的以更加国际性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产业和作品,更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刷新眼界。

由此可见,惠安正是致力于通过雕博会,引导和催生惠安的石雕艺术和产业由此都产生一种不约而同地渴望:一种面向世界的渴望。总之,千禧年以来,惠安不仅致力做中国东南沿海的石雕贸易集散地,而且正以雕艺及其隐现的精神成为新时代的海丝文化集市,让世界看见惠安文明和文化“涓涓如小溪、汹如大海”的情怀。(出自惠安籍作家林凌鹤—《窗:一种悟性》)

上述曾说,惠安雕艺的出口范围很大,近至东南亚,远至西亚、欧洲。那么既然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那么在某种程度上,雕博会的击鼓开张,让惠安成为了海丝文化的交流中心。

千年惠邑,正摆好雕艺全席,以欢迎全世界雕艺大师、商贸人士和新时代的马可·波罗们纷至沓来。